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 > 影视 > 正文

从百亿富豪到欠债“老赖” 商人綦建虹的影视浮沉

天涯彩票资讯 2019-03-24 15:38

再次站在耀莱中心门口,晶亮的落地玻璃窗里,豪华超跑依然安静地停在那里。这里陈列着“成功人士”的物质标签,和三年前《每日经济新闻(博客,微博)》记者在此看到的场景如出一辙。而这几栋坐落在北京三里屯的上万平方米豪华楼宇的幕后主人,却多少显得有些物是人非。

这位早年靠代理宾利、兰博基尼等超级奢侈品发家的老板,10年前与成龙合作开了第一家耀莱成龙影城,初涉影视行业。2015年,国资背景的文投控股借壳上市,耀莱的影视资产全面注入,綦建虹成为A股影视娱乐公司的操盘手,深度涉入影视行业,高举高打、出手阔绰。彼时,他大概想不到自己能以百亿身家连续多年登上胡润富豪榜。如今,綦建虹因债务问题使名字出现在“限制消费人员”系统中,成为一个失信被执行人,也就是俗称的“老赖”。他彻底离开了一手建构的耀莱影视帝国,所持上市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。而这一切,就发生在他深度参与影视资本市场的五年中。

●还不起20万元

依慕盛装服装有限公司老板刘宁怎么也不会想到,大老板綦建虹的耀莱通用航空公司(以下简称耀莱通航)竟会拖欠他这么一家小公司十多万元的尾款。

2014年,成立一年的耀莱通航通过公开渠道找到刘宁,要定制公务机、包机上用的飞行员、空乘服装。“之前还挺好的,耀莱通航付款特别及时。因为对方在我们这边的这信誉良好,有的时候他们着急做,没有预付,我们也照样就做了。”刘宁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。

但到了2017年,耀莱通航状况就开始紧张了,刘宁发现两笔共计16万~17万元的服装订单尾款追不回来了。到2018年,耀莱通航全公司大换血,更名为子午线通用航空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子午线通航),刘宁此前对接的副总也离职了。“找这个不认账,找那个也不认账,后来人越来越少,最后就剩一个律师,很横的,就说不给我们钱。”

无奈之下,刘宁诉诸法律,证据充足,法院强制执行子午线通航对依慕盛装服装有限公司的欠款,加上滞纳金共20万元出头。可就是这样,刘宁还是没有拿到钱。

2019年1月底,綦建虹作为子午线通航的实际控制人,因未执行法律文书确定的对依慕盛装服装公司给付义务,被采取限制消费的措施。

“我也不明白,綦建虹那么有实力的大老板,他公司的豪车展示厅,有兰博基尼、宾利、劳斯莱斯等,会连20万元都还不上?”刘宁感到费解。

做着高消费生意的綦建虹被限制消费了。限制消费的后果,几乎与有钱人的生活方式完全背道而驰——买车受限,买房亦是不能够。乘坐交通工具,不能选择飞机、列车软卧、轮船二等以上舱位;不能在星级以上宾馆、酒店、夜总会、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。不能买高额保费的保险理财产品,子女不能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。

如果违反了“限制消费令”,经查证属实的,法院将依法依规对触犯者予以罚款、拘留;情节严重,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

“现代法治社会个人信用太重要了,成为失信被执行人、被限制消费是非常严重的事情。”破产重组律师曹爱武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。驰骋商场20年,名誉扫地至这般地步,这应该不是綦建虹愿意看到的结果。

●从商贸、外贸切入

52岁的綦建虹,是市场经济浪潮中“先富裕起来”的那一批人,他的从商经历可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。

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,1994年,隶属于国内贸易部的综合性商业集团——中商企业集团公司成立,建立了一张在当时颇为紧俏的百货公司、贸易公司商业网。彼时,綦建虹27岁,虽然不能确认他加盟的具体时间,但他很快崭露头角。32岁那年,他已是中商百货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。

很快,由綦建虹负责的“中商百货有限公司北京钟表分公司”“中商百货有限公司北京第一服装分公司”“中商百货有限公司北京第二服装分公司”“中商百货有限公司北京美容美发分部”相继成立。

这些带着“前现代”气息的百货公司如今早已销声匿迹,但在20年前,百货公司是那个时代的消费前沿。

从商贸、外贸切入,綦建虹抓住了港商、外商进入内地市场的机会,他的耀莱集团前身顺势萌生。

“我认识他(綦建虹)的时候,他还是黄毛小子,那时候香港还没回归,每次我来内地都是他招待我,他去香港,就是我招呼他。”在自传中,成龙这样描述他与綦建虹的相识过程,“当时,他对我来讲算是酒肉朋友,也没有生意上的来往。”